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給北京的學校安上空氣凈化穹頂

發表時間:2013-01-08    責任編輯:博德維

  (摘自圣西睿智醫生為紐約時報中文網撰稿)

  在北京機場附近的順義居民區,那里滿是風格保守的別墅群,別墅群的周圍則是玉米田和零星分布、日漸式微的村落。喝著星巴克的咖啡,眼前的景象幾乎會讓你覺得已置身于美國加州核桃溪市——只是在這里的星巴克,咖啡的價格貴了不止一倍,而且有時還沒有低因咖啡。這一贗品高端社區也并非沒有可取之處,它擁有一些優秀的私立學校。北京德威英國國際學校(Dulwich College Beijing)便是其中之一,該校最近在新運動場上修建了一個封閉式穹頂。而在其附近,它的競爭對手北京順義國際學校(International School of Beijing)在巨大的室外運動場上修建了兩個超大型穹頂,建成典禮剛剛在周二舉行。這些只不過是封閉式室外體育場罷了,而且美國的很多學校也有,那還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然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穹頂不是為了防雨或防雪,而是用來抵御空氣污染,穹頂里面裝有過濾煙霧的大型清潔裝置。

  在北京,空氣污染指標爆表是常有的事,也是盡人皆知的事。很多父母對此感到惶惶不可終日,因為他們擔心空氣污染會給孩子帶來健康危害。我在北京從事家庭醫生已有六年,這期間,尤其是在了解了相關研究之后,空氣污染問題也讓我變得憂心忡忡。而最讓我感到擔心的便是廣為人知的南加州大學兒童健康研究(USC Children’s Health Study)的調查結果。該研究在霧霾籠罩的洛杉磯跟蹤調查了4到12年級的學生9年多的時間。結果發現,污染最嚴重的校區的孩子們的肺功能日漸受損。該機構的后續調查結果同樣令人擔憂,他們發現,在這些孩子18歲時,也就是肺部大部分發育完成之后,這些受損變化依然存在。換句話來說,這一肺部損傷可能是永久性的。但我們有必要保持些許謹慎的態度,因為研究中心的結果,雖然在統計學上具有重要意義,但在臨床上可能不會對那些學生造成重大影響。然而,人們仍擔心空氣污染會為學生的長期健康帶來危害,而且會影響孩子們在成年之后的壽命。鑒于各式各類的研究,我認為,我們不僅要審慎地采取行動,而且事實上,保護學生也是當地學校道義上的責任。

  到目前為止,我已連續數年在我的博客上呼吁這一問題。有幾所學校的校長對我十分惱火,因為他們和憂慮的家長們發生了爭執,這些家長經常在他們面前拿我的文章說事。由于多方面的壓力越來越大,很多北京私立學校在過去幾年中出臺了針對空氣污染的行動計劃,這些學校每小時都會通過多個網頁和智能手機應用執著地跟蹤空氣質量指數(Air Quality Index),一旦空氣污染達到指數指定的標準,學校便會停止室外活動。例如,如果質量指數在250附近,那么當天所有的室外文體活動都很有可能被取消。盡管這一數字可能對很多人來說都是高的離譜,然而該數字在順義卻是家常便飯,北京順義國際學校的學生去年差點因此而染上了幽閉癥,因為學生們有35天都被禁止外出活動。因此學校決定修建兩個巨型的穹頂,覆蓋其網球場和其室外運動場廣闊的區域。如今,即便順義的空氣質量指數再嚴重,順義國際學校和德威學校的學生們再也不用望著窗外的霧霾而興嘆;他們可以在這些穹頂內休閑、開展體育運動。

  盡管我對這些學校采取的措施感到非常高興,但對于學校建造“防污染穹頂”所帶來的影響,我感到不安。當我首次看見順義國際學校體育場的穹頂拔地而起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為了應對污染,這個城市的學校不得不采取這種辦法,為什么我還要生活在污染如此嚴重的城市?”在來北京之前,我住在美國加州的索羅馬郡,該郡不存在空氣污染的問題。每天,我都會驅車前往我在蓋爾納維爾的診所,經過漂亮的葡萄園,觀看雄偉的熱氣球在早晨清新的空氣中升起。對于我來說,能看到這些景象是一種難得的殊榮。唯一能引發空氣污染的就是偶爾發生的森林火災,而且在這里,大霧也不會讓人感到大禍臨頭。

  我對這些穹頂的第二個反應就是它們顯然代表著財富和特權,而且我對此感到尤為不安。在空氣質量指數超警戒線的日子里,少數學生得到了保護,然而成千上萬的當地公共學校的孩子們仍在外面嬉鬧,這樣公平嗎?我們是否應該讓所有的學校都修建穹頂呢?而且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學校又能采取哪些保護措施呢?對于學校來說,要保障學生們的長期身體健康,是購買符合MERV-13標準的HVAC過濾器更好,還是提供低鹽、不含碳酸飲料的午餐更好?

  盡管這些影響仍讓我感到不安,但我不得不承認如果讓我為自己的孩子(雖然我和我太太目前還沒有子女)選擇學校,假若A學校和B學校在主要的學術實力上旗鼓相當,那么,諸如防污染穹頂這類的環保計劃必將成為我考量的決定性因素。我覺得,如果學校坐落于與北京類似的城市,誰能提供最潔凈的空氣,誰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學生的室外活動。這實際上會成為學校的一個重要賣點,而且學校之間也必然會因此而展開競爭。

  顯然,北京的家長們更容易將主要精力放在這不可避免的霧霾天氣上,但我認為很多家長忽略了其他的重大健康問題。在兒童健康這個大的議題上,諸如肥胖、營養和缺乏運動所帶來的風險可能要比空氣污染高得多。誠然,會有人說,完全不運動比在糟糕的天氣里運動對健康的影響更壞。但是,如果運動對健康的影響比污染對健康的影響更大,那么因為室外活動的取消而導致缺少鍛煉難道不值得令人擔憂嗎?我認為這種說法同樣成立,這也是我為什么猶豫不決,但最終選擇支持修建防污染穹頂的原因。有消息稱,北京空氣的大幅凈化需要多年時間,因此實施這些權宜之計確實有其依據。我希望我們無需對此展開爭論,但是既然爭論已經浮出水面,而且穹頂已然“拔地而起”,那么要我說的話,就隨它去吧。讓我們揭開大興修建穹頂的序幕吧。

  ? Richard Saint Cyr(圣西睿智醫生)是來自美國的家庭醫生,現在在北京的和睦家診所工作,撰寫著健康博客myhealthbeijing.com。自2007年起他與太太在北京居住。

分享:

閱讀0

?

微信咨詢

新浪篮彩推荐